新加坡中心城區印度族群聚集地小印度跑馬埔路和翰莎路交叉路口8日晚9時23分發生騷亂,多輛警車和救護車被掀翻並被點燃。
  中新網12月10日電 香港《星島日報》10日刊載社論指出,新加坡爆發了44年來首次街頭暴亂,其中深層的原因就是新加坡貧富懸殊加劇,特別是對外來勞工的一些不公正待遇,引發社會矛盾激化。
  文章摘編如下:
  新加坡星期日晚爆發44年來首次街頭騷亂,事件由一宗偶發性的車禍引起,令這個錶面平靜的國家,所面對的深層社會政治矛盾暴露出來。
  事件發生,有其獨特的時間和地點因素,現場是假日南亞裔外勞聚會消遣喝酒的小印度區,一名外勞不幸遭旅巴捲進車底喪生,觸發群情洶涌,不少人借酒發泄不滿,不止推翻警車,連救護員都不放過。當局估計有400人參與騷亂,拘禁了27人,表明要以峻法處理。
  酒後亂性,若非有長期抑壓的群眾情緒,不會藉故釀成今次的集體騷亂。新加坡出生率低,要保持經濟增長,非常倚賴輸入大量外勞來保持競爭力,當中建築業和貨櫃碼頭的體力消耗甚強的苦差,所聘請的外勞大部分來自印度和孟加拉國。
  外勞在新加坡賺錢遠比家鄉多,卻要忍受比較刻苦的工作環境。上月171名來自中國的巴士司機突然罷工,抗議雇主提供的工作環境差,以及待遇低於當地人。至於南亞裔基層外勞,不少是在家鄉賣屋賣地兼借錢來支付高額中介費的農民,吃力還債之餘,萬 一有工傷,部分雇主逃避賠償責任,當地還有“遣返公司”協助雇主把工人趕回鄉。
  這種壓抑感並非外勞獨有。新加坡生育率低,重要原因是都市生活壓力使然,而新生代很早就要在分流式教育下競爭,而政府為了紓緩勞工不足而輸入外勞和引入新移民,則令新生代感受的壓力更大。
  在高增長率的背後,新加坡貧富懸殊加劇,近年的基尼繫數徘徊於0.4的警戒線。過去5年,最高收入的一成人口收入增加了2.3%,而最低收入的一成人口收入卻下跌了4.3%。民調機構蓋洛普去年底公佈對148國15萬人的調查結果,新加坡人的幸福感最低,只有2%雇員對自己的職務有滿足感。
  兩年前的新加坡大選,執政人民行動黨雖然得保八成國會議席,實際得票率卻降至六成的立國以來最低點。總理李顯龍今年國慶節宣佈治國新理念,在房屋、醫療保健和教育方面進行“戰略調整”,包括讓凡有工作的人都有能力買到居屋,希望紓緩社會的不滿情緒。
  不過,今天年輕一代對家長式管治的容忍度較低,不喜歡自己的人生被規劃。新移民和外勞承受壓力之餘,同時被視為本地人面對壓力的其中一個源頭,本地人歸咎他們推高樓價、搶飯碗、拖慢薪金增長、導致公共交通工具擠逼。  (原標題:港媒:新加坡街頭暴亂 貧富差距加劇是深層原因)
創作者介紹

婚禮

nxpjqjl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