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端端的,進出一直很便利,為什麼突然要收費?”日前,天河區黃村一些租戶向南方日報反映:繼2011年9月珠村設卡收費後,今年春節剛過不久,有著大量租戶的城中村黃村也開始到處設卡,準備收費,引起了過往車輛和行人的強烈不滿;加上收費崗亭設置的不合理,也對大家的出行造成了很大困擾。
  對此,在接受南方日報記者採訪時,黃村街道辦相關負責人表示,收費是為了加強對黃村的內部管理;另外會儘快研究解決行人出行不便的問題。
  投訴收費未開始 出行已困難
  上述租戶說,今年春節後不久,黃村主要路口相繼冒出了一批收費崗亭,坊間流傳的說法是:為方便管理,將對進入黃村的車輛收費,大約從3月1日開始實行。
  “收費這件事沒有問過我們的意見,沒開過會也沒進行過書面調查,就是有一天突然貼出了收費的通知。”已經在黃村租住多年的劉先生說,作為租戶,他們不敢向村裡反映,怕得罪了有關部門,以後難以在村裡居住。他無奈地表示,自己雖然對收費不太支持,但假如收費對村裡的交通、治安有好處的話,只要收費合理,他還是能夠勉強接受。對劉先生的這個說法,另外的一些租戶就不認同,他們認為,收費對村內的管理水平提升不大,收到的停車費也不知道會不會用在管理上。
  但對崗亭設置給出行帶來的不便,大家卻有一致的意見。“建收費崗亭的時候,沒有給行人和騎自行車的人留出過道,控制橫桿的人還不給升起橫桿,一點兒也不人性,叫我們這些來廣州打工的人一點兒‘家’的感覺都沒有!”劉先生激動地說。另外一些租戶也對記者說,黃村通往外面的行車路口本就不太寬,加建了橫桿等收費設施後,就顯得更加狹窄,連給行人或騎自行車、三輪車者過路的寬度都不夠,很多人路過時都要鑽過橫桿,出行難現在成了他們在黃村居住的極大困擾。
  劉先生舉例說,由於路口不夠寬,有一次他表弟騎三輪車時跟隨前邊一輛小車通過路口,不料收費亭的工作人員卻突然放下橫桿,橫桿一下子砸到車上給砸彎了。劉先生的表弟雖沒被砸傷,但事後工作人員不但沒有向他道歉,還以損壞橫桿為由硬是要他表弟賠償了一千元。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租戶則告訴記者,他親眼看到,一個殘疾人駕駛殘疾人專用的三輪車經過路口時,被突然放下的橫桿砸傷。
  許多租戶對此義憤填膺,他們認為,且不說村子該不該收費;即使該收費,如果不能改善負責收費的工作人員的態度,村子的管理水平不但不能提升,還會引出更多讓人傷身又傷心的事情。
  暗訪面對橫桿,行人過路難
  事實真的如此嗎?記者隨即前往黃村暗訪。當日下午4時許,並不是上下班的高峰時期,但是記者看到,在村口的一個收費亭前,就有大約10輛大小汽車在排隊等著拿卡進村。記者註意到,收費亭外面已經掛上了綠底白字的收費標價牌,牌子上已經標好了具體的收費標準:小車每小時1.5元,月保200元;大車每小時2元,月保300元;超大型車每小時3元,月保450元。奇怪的是,“經營單位”、“營業執照註冊號”和“監製編號”等項目卻是一片空白,有路人為此質疑收費的合法性。
  臨近下班時間,進出行人越來越多,記者看到,橫桿放下後,餘下的可供行人行走的路口確實比較窄小,來往行人和非機動車只能勉強地逐個通過,人多時還會擠成一團;不時,還會有自行車和三輪車急切地按著鈴鐺想緊急通過,行人就需要趕忙往一邊躲。記者看到,一輛滿載貨物的三輪車通過路口時就頗為憋屈,騎得歪歪扭扭的,差點撞上橫桿;而路面由於剛下過雨,積著一灘灘的污水,儘管行人過路時已小心翼翼,但鞋子、褲腳還是被過往車輛濺起的污水弄得泥點斑斑。
  進入村子,記者看到,幾乎每條街道都有一排汽車在停放,但停放的比較混亂,使得後來的行人和車輛的通過十分困難,有輛小車因為被街道上的其它車輛堵住,不得不倒車很久才勉強繞過。有位行人說,在黃村內,街道堵塞時常發生,車子停放時被刮花損壞的情況也並不少見。
  一位正在卸貨的麵包車司機告訴記者,他也是租戶,在村內經營一家微利的小餐館,經常需要到村外的市場進貨。他說,上月被村裡告知去辦理停車月卡,說是為了更好地管理。他抱怨說,每月多出200元停車費,對收入不高的他影響很大。此外,他還擔心將來收費了車輛仍然管不好。他說,據他瞭解,2011年珠村實行車輛進村收費,卻對車輛刮花碰壞等問題不承擔責任,所以,他認識的許多車主也強烈反對收費。他推測說,大概是這個原因,所以收費到現在還沒有實行。附近一些租戶也七嘴八舌地說,進村收費的做法對村內的管理作用不大,肯定是有些人想藉機“弄點錢花”。
  記者走了大半天,現場看到,黃村目前共設置了7個車輛收費崗亭。隨後,記者以租住戶要辦停車卡為由,向停車管理處的工作人員瞭解到:本村戶口居民進出不用收費,目前正在給本村戶口居民辦理停車卡,但非本村戶口的居民還不能辦停車卡,進出要按次收費。
  至於為何目前還沒開始收費,這位工作人員解釋說,要等到系統調試完成、通知到位才開始正式收費;現在在路口發停車卡不是收費,只是給進出車輛一個適應期。她進一步解釋說,村裡實行收費也是為了緩解村內交通擁堵,尤其是要騰出消防通道,避免再出現此前火災時消防車輛無法開進現場的狀況。
  回應設卡收費只為方便管理
  為核實上述情況,記者聯繫採訪黃村實業有限公司(即原來的村委會)。一位工作人員解釋說,設卡收費確實是為了緩解村內車輛擁堵狀況,很久之前就向物價局備了案;也確實是因為系統還在調試才沒有開始收費。記者轉述了上述租戶的意見以進一步詢問時,對方卻以公司不負責這個工作、不瞭解情況為由一再推脫,還發牢騷說,“有些人什麼情況都不瞭解,就敢胡亂說。”
  歷經周折,記者又聯繫採訪到了黃村街道辦的梁主任。他明確表示,“(設卡收費)不是為了收費而收費,而是為了方便管理。”他向記者詳細說明瞭設卡收費的原因:一是要解決治安問題,由於現在黃村外來租戶增多,偷車等治安問題時有發生;二是為了減少對消防通道的占用,之前黃村發生的幾次火災都出現通道堵塞的問題,消防部門為此專門向街道辦提出了整改要求。
  梁主任稱,黃村對進出車輛收費是合法的,不存在亂收費的問題,因為天河區交通局和物價局在此前的半個月已經下發了相關批文。至於何時才能開始正式收費,梁主任說“要等系統調試成熟,根據我的瞭解,時間大概也要一個月。”對於收費標價牌內容缺失,管理有漏洞的疑問,梁主任表示,他會督促村公司整改,正式收費時一定做到一切都會合法合規。
  “我覺得,200元每月的停車費負擔不太大”,說到進村收費增加租戶負擔的問題,梁主任解釋說,黃村停車收費的標準是物價局根據本地區標準規定的,對大家都是一視同仁的。當然,“街道辦只能是指導,具體的工作是由村公司負責的,畢竟那是他們的地頭。”至於收費用途,梁主任表明瞭態度:收費後村公司該負的責任是一定要負起來的,既然收費是為了方便管理,街道辦會建議村公司將收到的停車費全部用於相關管理中。另外,一定要事先商議好停車制度、看管方式以及車輛損壞賠償等管理細則;還要解決橫桿擋路影響行人和非機動車出行的問題。
  律師說法
  收費不是城中村管理的唯一辦法
  盈科律師事務所楊慧律師表示,根據審批部門的規定,黃村可以對轄區內的內街內巷以及非主幹道進行自主管理收費,但需要按聽證程序徵得住戶的同意;而且,根據國家相關規定,不能依據戶籍對村內合法住戶進行劃分,在聽證和收費上實行差異對待。對於居民擔心的收費後車輛刮花而村公司不負責的問題,楊律師稱,按照政府部門的相關規定:收費後,管理方要對車輛進行有效管理,如果車輛發生損壞或丟失等問題,管理方要進行賠償。
  針對城中村如何有效管理的問題,楊律師認為,收費並不是對城中村進行有效管理的唯一齣路,封閉管理不等於一定要收費,管理者應跳出“有問題就收費”的思維怪圈。如果社區內的環衛、安保和轄區的公安、規劃等部門聯合起來,盡忠職守,同樣也能解決目前城中村內所存在的管理難點,而且也能分解和降低管理成本。
  南方日報記者 魏方 實習生 邱曉敏 彭楷迪  (原標題:城中村設卡收費 只為方便管理�
創作者介紹

婚禮

nxpjqjl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