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新社曲靖4月8日電(記者 保旭 王艷龍)距離雲南省曲靖“4·07”煤礦透水事故已經過去30個小時,被困礦工雷聲六的親人陸續趕到他在礦上的臨時住所,但是現在他們所能做的除了等待還是等待。
  雷聲六的大哥雷聲榮在接到消息後第一時間趕到這裡,之前他與弟弟一樣,在這個煤礦打工,因為年紀大了才回到老家宣威市找了一份安穩工作,給當地一家幼兒園做後勤。
  雷聲六的住所距離出事礦井僅100多米,一間不足十平方米的屋內放著一張高低床、一個小沙發、一些鍋碗瓢盆和一臺老式電視機。
  雷聲榮說,今年49歲的雷聲六二十多年前就離開老家,與妻子一起來到這個礦山打工。因為雷聲六平時能吃苦,又做電工,又當機械維護,再加上在礦上時間久了,得到這間平房作為臨時住所,而在老家他除了有幾畝荒地一點房產都沒有。
  雷聲榮兄弟倆背井離鄉到礦上打工,出於同一個目的,擺脫貧窮。雷聲榮說,由於老家土地貧瘠,全村人收入十分低,所以年輕人基本都外出務工,特別是去煤礦上工作,“在礦上十分辛苦,大部分井下工作都要靠人力完成,工作環境十分惡劣,但是收入比在家種地高得多。”
  雷聲榮介紹說,雷聲六有三個孩子,他在礦上每月兩到三千元人民幣的收入是家裡的主要經濟來源。
  雷聲六的女兒雷秋月接到父親被困的消息時,正在備課準備開學教幼兒園孩子唱一首新歌。她告訴記者說,父親在礦上一獃就是二十多年,每年過年也是一家人到礦上,圍在一間小屋裡過年,雖然簡陋,但還算溫馨,“只是一直擔心父親在礦山工作,就怕出事”。
  雷秋月也一直勸父親辭職回家。她說,“父親辛苦了一輩子,今年過年的時候,父親就答應再乾兩年,攢一點錢就回老家蓋房子,然後種點地,過一點平淡的生活”。
  讓雷秋月沒想到的是,7日凌晨,正值當班的雷聲六再次下井作業,卻遇上了一場透水事故。包括雷聲六在內的22名礦工被困,至今仍無音訊。“我媽說,當晚他還從井里出來了一次,說是提機油去給壓箱加油,我媽也跟日常一樣的囑咐他在井下小心點。”
  目前,大批的救援人員正在爭分奪秒營救被困人員,但由於電力、礦道地形等,救援工作在艱難推進著。這也讓雷秋月十分焦急,“不知道還能不能見到父親,希望老天能夠眷顧我們,讓父親回來”。(完)  (原標題:雲南煤礦事故被困礦工家屬:我們等他一起回家)
創作者介紹

婚禮

nxpjqjl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