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“公選”防科場案
  □ 朱健國
  高考又到,人民大學招生處長蔡榮生受賄落馬備受關註。5月31日剛宣佈蔡被捕,次日幾家大電視臺就舉一反三,天天講座明清科場大案。用心良苦:欲以古今科場案警示貪官:前車之覆不遠。
  這種“自律第一”的反腐效果如何?網民曝料,一些招生官和“客戶”看了“反腐警示片”,卻得到了另外的啟示。
  一“看官”曰,蔡多年以校長親信任人大招生處長,此次只查實受賄千餘萬元,鬼都不信:這連上交校長的“黨費”都不夠!蔡可謂“我雖入囹圄,子孫富悠悠”,值!許多出事官員毅然自殺斬斷追查鏈,也是“犧牲一人,富足全家”。“要致富,就會有犧牲。為家富而死,重於泰山。”
  有“客戶”說,光緒年間魯迅祖父科場案,有兩點重大啟迪:其一,行賄要用人得當。魯迅祖父周福清本可以通過自己的關係向主考官成功行賄,讓兒子周用吉和五個朋友的孩子都錄取為舉人,不幸讓愚笨的僕人陶阿順辦事,其竟然逼著主考官當場在副主考官面前拆信給回覆。這就只能讓主考官抓他洗清白。可見沒有賄不通的官,只有不會行賄的人。不過,魯迅祖父也雖敗猶榮——正因為周福清坐牢八年,兒子周用吉抑鬱病死,才使孫子魯迅(周樹人)成為了中華民族偉大的思想家雜文家——魯迅是因祖父科場案,“從小康漸入困頓”中看清世人真面目,發現了國民性。國人真該好好謝謝魯迅祖父陷入科場案啊!
  亦有考生道,看罷唐伯虎科場案,更堅定了高考必找關係——唐伯虎乃明孝宗時的江南第一才子,但在得瞭解元考進士時,依然要借浙江首富徐經一錠金找副主考摸題目,可見他深信科場無公平,有天才也得“朝中有人”。唐伯虎雖因“夤緣求進”罪名廢除舉人功名,罰當子孫皆不可考科舉的皂隸(獄警),但他終究因禍得福,在絕了仕途之念後,專心藝術,成為明代最偉大的書畫藝術家。可見,高考找關係,成功,可以當官;不成功,則成文,可以艱難困苦,玉汝於成。像唐伯虎、魯迅這樣因科場案造就的成功人士,難道今天就不會再有?只要是歷史規律,必然再現。
  上述網聞,可能是端午娛樂的“離騷”而已。但清末的岳麓書院鄉試調包案,則提供了一種公選(以公共選擇程序)防科場案的路徑。岳麓書院彭生本被院長羅典預測為鄉試解元(第一名),結果卻名落孫山。想查,卷子失蹤。好在其時有一種制度,優秀考生的文章都編進《緯墨》,供大家公選監督。彭一看當選解元傅進賢的文章,立刻大叫:我的文章被傅進賢抄襲冒名了!這有他考試後給羅典默憶的試卷為證。果然,傅承認是請考官樊順成偷梁換柱,並毀了彭原稿。而樊服刑前竟然透漏,他曾八次將一高材生佳作換到別人名下,讓八個通關節者得了第一名秀才,而那高材生至今無功名。
  這一案例昭示,在今天的互聯網科技條件下,我們完全有條件將所有高考試卷全部上網公佈,只要如此,那些“人情分”和故意錯判,乃至錄取程序,皆可在公共選擇程序的監督下原形畢露。正如今日交通違章主要靠電子眼來解決,而非道德自律,我們也完全可以依靠公開考卷來保證高考公正公平。交通違章主要靠電子眼的成就已確切證明:他律甚於自律,公選勝於官選。
  今年號稱改革元年,可否試行公開高考試卷呢?
  (作者為自由撰稿人)  (原標題:以“公選”防科場案)
創作者介紹

婚禮

nxpjqjl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